埃及王子復仇記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埃及神話
埃及王子復仇記是埃及神話里的一段故事,那么為什么王子復仇呢,埃及王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兒呢,沼地遠古時代的尼羅河三角洲,是一片蒼??占臷渺無人煙的沼澤地.那兒叢林繁茂,湖泊星布,野獸出沒,蟒蛇逶迤,荒涼恐怖得鬼都不愿來此落腳.一個漆黑漆黑的夜晚,狂風呼嘯,大雨滂沱.沼地上一星兒微弱的亮光,搖搖晃晃地移動著.
埃及王子復仇記

埃及王子

一\沼地遠古時代的尼羅河三角洲,是一片蒼??占臷渺無人煙的沼澤地.那兒叢林繁茂,湖泊星布,野獸出沒,蟒蛇逶迤,荒涼恐怖得鬼都不愿來此落腳.一個漆黑漆黑的夜晚,狂風呼嘯,大雨滂沱.

沼地上一星兒微弱的亮光,搖搖晃晃地移動著.閃電劃破長空,像利劍般直插入大地,爆出隆隆雷鳴,經久不息.閃電亮處,照見一位美麗的個子高高的女神,步履踉蹌,踩著陷及腳踝的泥沼,穿過草叢,向前狂奔.
她渾身透濕,面色蒼白,黑夜般濃黑的頭發上,戴著一頂王后的金冠,這王冠上閃爍的寶石,與她手中緊抱的另一頂國王的金冠相輝映,在暗夜里閃著微弱的光芒.女神掙扎著撲向一棵枝葉繁茂的古樹,緊緊抱住樹干,手里的王冠掉在地上……“哇———哇!

一聲響亮的嬰啼,撕裂了沉沉夜幕和單調的風”寸聲.暴風雨驚異地了呼嘯,月亮急急忙忙探出云層,窺看地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.女神擦干臉上的汗水\雨水和淚水,抱起嬰兒.她望著兒子挺直的鼻子\飽滿的額頭和星星般的眼睛,笑了.

月兒撒下銀色的光輝,大地上的一切又變得溫馨\靜謐了.“刺拉拉———”一只蒼鷹掠過古樹梢,箭也似地飛向月亮.看到矯健的雄鷹,女神明白兒子將是一位鷹形的天神,她給兒子取名叫何露斯.

光陰荏苒,女神和她的兒子在沼地的叢林里,已經秘密地生活了八年,何露斯長成一個英俊的少年.八年來,本地一位女神\大蛇烏阿齊特一直在幫她照料著孩子,現在,大蛇要回沼地深處去了.這是一個溫暖而濕潤的傍晚,晚霞在夕陽下燃燒,給西天鋪上一層晶瑩透亮的紅瑪瑙,沼澤地和叢林也映得金紅金紅.

那棵參天古樹,猶如一柄大綠傘,撐開在夕陽里.女神迎著晚霞佇立在古樹下,凝望著大蛇金鏈般蜿蜒而去,消失在遠處的蘆葦蕩里.女神等著兒子狩獵歸來.曠野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,一只羚羊驚慌竄過,“錚!它的”頭上中了一箭,應聲倒下.

女神心底一陣欣喜,知道兒子回來了.草叢里飛起一只蒼鷹,沖上天空,又筆直地盤旋而下,落在女神面前.女神慈愛地喊著:“何露斯,別頑皮,該吃晚飯了!”蒼鷹發出男孩的嬉笑聲,又一下子不見了.不遠處的小湖泊里冒出一只河馬的大嘴,向女神“噗,噗”噴水沫.“不要再貪玩,快快回來!女神厲聲喝道.”河馬的大嘴沉了下去,不見了,湖面上“咕嚕?!泵捌鹨淮畾馀?女神大驚失色,急忙奔過去,裙裾卻被什么鉤住,邁不開步子.低頭一看,一只大鱷魚的尖牙叼住她的裙邊,正用力往后拉.

女神又好氣又好笑,向鱷魚頭上輕輕打了幾掌,那鱷魚就地一滾,變成活潑的少年,立在母親面前.女神滿意地笑了,知道兒子的武藝已經練就,該是報仇的時候了.母子倆吃過羚羊肉,飲過花心里的凈水,坐在篝火邊.天邊的晚霞退了,紅瑪瑙般的云霞漸漸變得深灰,連天接地,像一對巨大的翅膀,從蒼茫的暮靄中,慢慢圍攏來.
何露斯被這奇異的景色震驚,問道:“母親,那是什么?它好像要來抓我們一樣!”母親的臉色變得嚴峻而陰沉.她看著兒子,一字一頓地說道:“孩子,那是你的父親在擁抱你!他要你去完成一項偉業,為他復仇!你已經長成男子漢,該了解自己的家世和你面臨的責任了!"

女神緩緩站起,走向古樹,從樹洞里捧出一對珍藏的王冠.暮色更深了,篝火跳躍著,映得金冠和上面的寶石,發出璀璨迷離的異彩.女神上光愈發深沉,她坐在篝火邊,撫摩著王冠,向何露斯講述了令他震驚不已的往事.

二\家世 “孩子,覺到腳下大地的起伏么?這是你的祖父蓋布的胸膛在跳動;看到天邊高聳入云的山峰么?那是你祖母努特和蓋布緊挽的臂膀.感到陣陣微風吹拂么?那是你的曾祖父在呼吸呀!而你的父親,只有在豐收的谷物和葡萄酒里,或者在國王的葬禮上,才能聽到他的聲音,感到他的存在呵!大顆的淚珠滾下女”神面頰,散落在地上,化作粒粒珍珠.少年緊張地注視著母親,聽他從未夢見過的事情.“孩子,你該知道,我們的故鄉在遙遠的伊烏姆.當天地還是混沌一片之時,在黏稠的混合物中,滋生了一位會思想的主神,那就是我們的祖先阿圖姆.

他生下天地間第一對神的夫妻,你的曾祖父舒神和他的妻子泰弗怒特神.舒化身為空氣,在世界上飄蕩,他的妻子泰弗怒特化身為水汽,處處跟隨著他.他們生下了大地之神蓋布———你的祖父和天空之神努特———你的祖母.蓋布和努特深情相愛,他們緊緊擁抱著,不愿分開.

舒神因為他們忘記了自己的責任而氣惱,來到他們中間,把他倆硬拉開了,努特被舉上天空,蓋布被鋪在大地.努特眷戀著蓋布,就彎下身體,把手臂伸向大地,與蓋布的臂膀緊挽在一起.看,那美麗的蒼穹就是她的身體,燦爛的星月是她衣衫上的寶石,那山峰,是她的手臂,而天上落下的雨水,就是她的淚啊!你的祖父蓋布,胸膛承擔著地面上的萬物,他不能丟開自己的責任,只能永遠望著天空.他飲下努特的淚水,化為胸前生長的草\樹和鮮花,那是他無聲的回答.”

何露斯仰起頭,高深遼遠天空里,星星一閃一閃,他覺得,那是祖母淚水晶瑩的眼睛.母親輕輕嘆息一聲,又講下去.“蓋布和努特生下兩對夫妻:你的父親俄賽里斯\我———伊希斯\你的叔塞特和他的妻子和他的妻子耐弗悌斯.

俄賽里斯是個溫厚的兄長,他聰明睿智,胸懷寬廣.他繼承了王位,掌管上下埃及天地人間的大事.我是一個精通法術的女神,大神阿圖姆把我嫁給你的父親做妻子———在那時這是一種風俗.我幫助俄賽里斯在最吉祥的預兆下登基為王,開始統治.我們把人類的幸福安寧掛在心下,深深熱愛埃及的人民,向他們傳播最有用的知識———蔬菜\谷物\葡萄的種植和釀酒技藝,各種器皿的制作\繪畫\雕塑和紡織工藝.

我們的祖先阿圖姆大神,每天駕著他的太陽之舟駛過天空的海洋,把溫暖的陽光慷慨地贈給大地上的人類和萬物.伊烏姆地方的人們安居樂業,谷物年年豐收,葡萄酒像河水一樣流淌不盡.人類感謝我們,尊阿圖姆為太陽神,伊烏姆因此被稱為‘日神之城’,我和你的父親也受到人類祭拜,那時多么幸福\快樂啊!”篝火光中,女神微笑著,陷入美好的回憶里去了.

三\血仇兩?;鸸庠谝料K古裱劾锾鴦?像兩顆灼熱的星星.她笑著笑著,臉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,又變得陰沉\悲哀:“但是,你的叔父塞特性情暴躁,又狹隘狠毒.他嫉妒你父親的成功,總想毀掉他取而代之.
“有一次,你父親被邀請去參加一次宴會,塞特聽到消息,就悄悄跟蹤他.回來的路上,他趁你父親不備,撲上去,把你父親擊昏,塞進一個大箱子,投進尼羅河.我聽到消息,立刻派人去尋找箱子的下落,它已經隨著尼羅河的波濤流入大海,又被海浪沖到亞洲的腓尼基去了.在腓尼基海岸,一棵無花果樹攔住了箱子,把它包裹起來,長成了一棵粗壯無比的大樹.大樹又被砍伐下來,去建造王宮了.

于是,你的父親就站在那王宮里的一根大柱子里,看著\聽著別人在寶座上發號施令.我用計混進王宮,找到那根柱子,把它劈開,帶著木箱回到埃及.你的父親已經死去.我請來舒神向他吹注生命的氣息,又請母親努特灑下神圣的甘露,他終于活轉來.”伊希斯沉重地嘆一口氣,看了一眼兒子.

何露斯的拳頭握得緊緊的,眼里燃燒著怒火,催促母親說下去.伊希斯又一聲嘆息說道:“但是,塞特哪肯甘心?他趁你父親視察上下埃及的時候,又一次在路上襲擊了他.這一次,他殺死俄賽里斯之后,又把他砍成十四塊,扔進尼羅河去喂鱷魚.鱷魚不敢吞食國王的身體,把它們推上岸來.你父親的身體就散落在埃及的大地上.

而我,還一直以為他在黑色大陸上策馬奔馳.啊———”女神發出長長的悲嘯,痛苦得揪住自己如墨的黑發.沼地和叢林更幽暗了,月亮躲進云層,再也不肯露臉,野獸和毒蛇也停止了追逐嬉戲,廣漠的天地間,只聽見如泣的風聲和何露斯咬牙切齒的“格格”聲.

“悲慘啊!那是個晴朗的日子,我去尼羅河沐浴,那時,你已經快出世了.我看著尼羅河向大海奔去,計算著你父親歸來的日子和你出生的時間.忽然,岸邊有什么東西令我心神不寧,走過去,才看清,那……那是你父親的頭顱啊!我暈倒了,河水又使我蘇醒過來.我不能倒下去!為了你,為了你父親,也為了我自己和埃及.我派人去各地找回你父親身體的碎塊,洗凈,親手把它們重新拼在一起.

可是,因為少了一樣器官,他再也不能復活了.我決定把他的身體打扮得漂漂亮亮,讓他在另一個世界里生活得體面\快活.我們的朋友安畢努斯神和你的嬸嬸耐弗悌斯神都來幫助我.我們給你父親的身體涂上香油,嵌上金銀和寶石,又放在塔里風干.他成為埃及第一個木乃伊,第一個死后仍然活著的人.

他就以這副模樣去了天上,當了掌管死亡葬儀和農作物生長的天神.每年豐收后的慶典上,他都來人間品嘗新釀的葡萄酒;每逢人間有人死去,他都被請來主持制作木乃伊的儀式.可是,那只是他的靈魂回到人間來,沒有人能看見,他的親人也不能.……你長大了,可你的父親再也不能復活了,啊———”熱淚滾下女神光潔姣美的面頰,滴落在她手中的王冠上,寶石被洗去了塵埃,更加燦爛奪目.

何露斯看著母親,問道:“那么,一定是為了躲避塞特的追殺,您只身逃到這里,生下我,又秘密地把我教養成人,是么?母親贊許地點點頭,為兒子的聰”慧而欣慰.她望著熊熊篝火,沉默了.良久,伊希斯女神緩緩站起身來,目光堅定,神情莊重.她舉起手中的王冠,說道:“孩子,對你父親的王冠,對著我,對著天空\大地諸神祖先,說出你的愿望吧!火光下,女神高大”的身影映在天幕上,顯得崇高而威嚴.

何露斯站起來,又莊嚴地跪下去.他向父親\母親,向天空\大地和山峰,發出錚錚誓言:“我要為父親復仇!絕不吝惜生命!少年凄厲的呼聲傳向遙遠的天邊,傳向整個世界.”

四\法庭

聽了母親的一席話,何露斯感到自己不再是一個頑童,而是一個肩負重任的男子漢.復仇的欲望煎熬著他,他渴望親手殺死塞特,用塞特的血染紅尼羅河邊的土地.他不斷地磨礪他的寶劍,急切地催促母親快快動身.母親已經平靜下來.她告訴何露斯,對付塞特,不能只憑手中的劍和一時沖動,還要憑計謀.首先,要去眾神法庭與塞特評理.原來,埃及的神雖然有大\小\高\下之分,可是一旦發生糾紛,還得聽從眾神法庭的裁決.法庭由九位神組成,宇宙之主擔任庭長.當年俄賽里斯被害時,伊希斯曾向法庭提出:兒子出生后,應該成為王權的惟一繼承者.塞特也提出了繼承王位的要求.

八年過去了,案子還未了結,塞特已經掌握了國王的實經權,成為一呼百應的暴君,只是還沒得到正式的封號而已.眾神法庭接到何露斯的請求,重新開庭審理此案.何露斯雄赳赳地走進法庭,引起眾神一陣驚嘆.眾神看到俄故賽里斯的遺腹子長得如此英俊聰穎,紛紛把手中用來表決的鮮花投向何露斯,贊同他成為惟一合法的王權繼承人.站在另一邊的賽特見狀,環眼怒張,暴跳如雷,吼道:“不!掌握王權要憑力量,力量!直系子孫的身份絕不是優先條件!法庭庭長十分驚”恐,害怕塞特的怒氣會引到自己頭上,帶來禍患,躊躇著不敢表態,羞赧地垂下眼睛.

許久,他才抬起頭來,說道:“還沒有審理案子,就投票,顯然不能算數.”一絲笑紋在塞特猙獰的臉上漾開去.伊希斯急了,她沖上前去,與塞特論戰.伊希斯連珠炮一般的質問,使塞特無言以對.他終于惱羞成怒,咆哮道:“伊希斯無權參與辯論!他拒絕繼續”開庭,除非伊希斯退場.他知道,若是這個足智多謀的女神在場,他將會敗得很慘.法庭庭長惹不起塞特,明知這是無禮要求,也只好宣布,訴訟移到一處僻遠的小島上進行.他還嚴厲告誡擺渡之神安悌,非經許可,絕不允許擺渡伊希斯去那個海島.兩位當事人和眾神登上一艘大船,箭一般駛離岸邊.擺渡之神安悌得到宇宙之主的命令,不敢怠慢,派了兩個小神駕駛大船,護送眾神去海島,自己則親自守在岸邊,睜大眼睛,提防那伊希斯?;ㄕ?伊希斯站在遠處的懸崖上,望著漸漸消失在水天一色中的帆影,心急如焚.

法庭庭長明顯地偏袒塞特,她年少的兒子只身面對這樣強大的對手,無疑兇多吉少.大海波濤光涌,拍擊著礁石,激起沖天巨浪.變成神鷹也難以飛越啊!怎么辦呢?伊希斯急中生智,變作一個彎腰駝背的老婦人,顫顫巍巍地走到安悌身邊,懇求他送她一程.她拿出一個金燦燦的戒指當做酬謝.安悌看這老婦人可憐,又貪愛那個金戒指,就駕起一葉飛舟,送伊希斯上了海島,還趕在了大船前面呢.下了船,伊希斯又變做一個美貌的少女,混入剛剛上岸的眾神行列.

她故意走在塞特身邊,向他微笑.塞特馬上被這位美麗高貴的少女迷住了,笑盈盈地與她攀談起來,奉承她的美貌和華貴的衣飾.伊希斯告訴他,自己是一位外國公主,本應繼承父位當女王,可是王權被她的叔父篡奪去了.

她趕到眾神法庭,是想搞清楚,自己是不是有權利奪回王位.塞特望著少女從鮮花般的嘴唇和潔白如玉的牙齒中間,輕輕吐出這些惹人憐愛的話語,不禁心蕩神搖,忘了自己是誰和來海島的目的,大叫道:“當然!直系子孫的身份是繼承王位的惟一憑據!他的聲音真響,震得”海上的礁石都崩裂了.伊希斯哈哈大笑,變成一只鷹飛上大樹.塞特聽到伊希斯那尖利的笑聲,才知道上了當,頓足捶胸,懊悔不迭.他飛奔到法庭庭長面前,訴說伊希斯耍詭計行騙.可是,他的話已經無法收回了.

眾神和東海岸的天神們,一致贊同埃及的王位由何露斯來繼承,他同時繼承太陽神的稱號.塞特怎能容忍何露斯從他手里奪回權力呢?更不用說這小孩子掌握大權之后,會向殺父的仇人討還血債了.他提出,要與何露斯比賽本領,再決勝負,勝者才有資格得到王冠.眾神法庭又一次應允了他的無理要求,決定在比賽之后,進行最后的裁決和就職儀式.塞特提出比賽造船:兩人各造一條石船,還要駕著它在水里航行.何露斯一眼看穿了他的詭計:塞特是想騙他沉到水底,然后再暗算他.他眼珠兒一轉,假意應承下來.

何露斯砍下大樹,秘密地造了一條小木船,細心涂上顏色,偽裝成石船的樣子,然后輕快地搖著,從岸邊的樹叢里劃了出來.塞特累得滿頭大汗造起一條大石船,“杭喲杭喲”拖到水邊,還沒踏上去,石船就沉到水底,沒影兒了,水面上只留下渾濁的漣漪.“嘻———”何露斯立在船頭上,笑得前仰后合,踩得小船兒左搖右晃.塞特惡狠狠地瞥了男孩一眼,倏地鉆入水底,變做一只河馬,掀翻了木船.何露斯沒防備,一個倒栽蔥掉進水里,嗆了好幾口水.

塞特又變做一條大鱷魚,張開血盆大口,直躥過來.何露斯不敢戀故戰,飛快地爬上岸,一溜煙逃到母親身邊,只留下塞特在那兒吹胡子瞪眼.五\雪恨一計未成,又生一計,塞特下決心除掉何露斯,搬掉這個通向寶座的最大障礙.過了些日子,他假裝跟何露斯和解,請侄兒來趕宴.伊希斯緊緊跟著兒子,以防不測.她知道,心黑手狠的塞特決不會真心悔過.酒過三巡,塞特咧開大嘴,親昵地拍著何露斯的肩膀,哈哈地說:“咱們比賽潛水,勝者為王,這次一錘定音,不許反悔!”

何露斯拗不過他,又不想示弱,還惦記著乘機復仇,就痛痛快快地答應了.他們來到尼羅河邊,就變成一大一小兩只河馬,鉆入碧波蕩漾的河里,久久不見浮上來.伊希斯急得在岸邊來回踱步,生怕兒子會給憋死.她思忖了一會兒,拿定了主意,趁眾人不備,悄悄拔下頭上金釵,變做一只鋒利的魚叉子,瞄準大河馬的脊背猛擲出去.鬼使神差,那魚叉卻刺進何露斯的脊梁,少年一聲慘叫,猛地沖出水面,泛起一片血水.伊希斯一見,又痛又驚,急忙擲出另一根金釵,這下,魚叉準確地扎進大河馬后背,塞特一聲怪吼,也沖出水面,掀起一股滔天的通紅的血浪.侍從們趕忙扶起塞特,到宮內裹傷休息去了.

伊希斯哭著撲向兒子,為他拔出魚叉,敷傷止血.何露斯背上戳了個瓶口粗細的洞,鮮血涔涔流出,不一會兒就浸透了衣衫.伊希斯哭著,眼淚流得比兒子的血還多.母親的偷襲和哭哭啼啼的憐憫之態,使何露斯覺得受了莫大侮辱.他憤怒得幾乎喪失理智,不顧一切跳將起來,抽出佩劍亂舞一氣.

伊希斯恰恰此時俯下身去,為兒子揩血水,不偏不倚,鋒利的劍刃正砍在母親頸上,她的頭一下子被砍掉了,鮮血直噴上云天.何露斯被自己闖下的大禍嚇呆了,少頃,抱起母親的頭,一溜煙沖上山頂,沒了蹤影.法庭庭長聽到這個消息,大動肝火,立刻命令塞特去尋找何露斯,見帶他回法庭判罪.塞特正恨不得撒碎何露斯,以解心頭之恨,顧不得傷痛如灼,領命飛奔而去.

塞特在山頂一塊大巖石背后找到何露斯,他正緊抱著母親的頭,睜大驚恐的眼睛,不知所措地蜷成一團.塞特獰笑一聲,掄起大刀,劈頭就砍.何露斯一骨碌躲過,放下母親的頭,抽出寶劍,迎面刺去,兩人當下殺在一處.寶劍和大刀相擊,鏗鏘作響,火花四迸.火花兒濺落在地上,化做細碎的星星草.塞特心念著王位,瞅著這個眼中之釘,肉中之刺,恨得牙癢癢的,真想把孩子一刀拍成肉泥,越戰越狠;何露斯盯住塞特閃著寒光上下翻飛的大刀,好像看到了父親被肢解的軀體,恨不得一劍戳死塞特,越斗越勇.

兩人從山頂廝殺到山腳下,又從山下拼打著上了山頂.直殺得地動山搖,飛沙走石,狂風呼嘯,遮天蔽日,仿佛世界末日來臨.漸漸,何露斯無力招架了.塞特明晃晃的刀尖頂在他胸前,一步步將他逼到大巖石下.塞特冷笑著:“讓你和你母親的頭一起去見俄賽里斯吧!母親!

何露斯多么希望母親還活著,快來”救他啊!他忽然記起母親平日的囑咐:“不但要有勇氣,還要有智謀,才是一個好獵手.對!他按住狂跳的心,悄悄抓起寶劍,”趁著塞特狂笑的當兒,對準他的小腹使勁一刺.

滾熱的黑血噴涌而下,塞特怪叫一聲,扔了大刀,張開十指,咬牙切齒地向何露斯的眼睛挖去.何露斯感到一陣劇痛,眼睛已經抓在塞特手里了.“還我眼睛!何露斯厲聲叫著,舉劍猛撲過去,卻摔倒在”地.塞特也昏死過去了,他的手深深插進土里,何露斯的眼睛給埋住了.夜降臨了,何露斯的眼睛長成兩棵忘憂樹,向天空伸出手臂一樣的枝干.

天上的母親之神哈特爾見了,感到驚異,便來到山頂察看.她看到,失去眼睛的何露斯正抱著母親的頭,在哀哀哭泣,不禁大為悲憫.她命侍神取來羚羊的乳汁,倒進何露斯的眼窩,他又能看見東西了.女神又吩咐神界的使者透特去照料受傷的塞特,就帶著何露斯下山了.哈特爾女神和何露斯在河邊找到伊希斯的身體,她身上的血污已被河水沖洗得干干凈凈.哈特爾女神把甘露灑在伊希斯脖頸上,然后接上頭顱,念起咒語.奇跡出現了:伊希斯的頭和身體又重新長在一起了!

她美麗的眼睛顫動著,慢慢睜開來,看見哈特爾女神和何露斯殷切的神情,兩股熱淚涌眼眶.何露斯撲進母親的懷抱,緊緊抱住母親,生怕第二次失去她.伊希斯女神原諒了年幼的兒子.爭端鬧到這個地步,眾神法庭只得再次召集會議,進行審理.這次,宇宙之主法庭庭長很慎重.他記起何露斯的父親是埃及的生長和死亡之神,心里有些害怕,于是,寫了封信,先去探探俄賽里斯的口氣.

賽里斯很快回了信,他在信里憤怒地寫道:“何露斯的要求是完全正義的,法庭為什么至今還在拖延,不授予他王冠?你們要聽明白:如果何露斯的權力不被認可,我,作為一個生長之神,將要斷絕埃及的食物生產;作為一個死亡之神,我將要派死亡的使者到大地上來,去毀滅那些懷有野心的家伙.”宇宙之主和法庭諸神都聽出了俄賽里斯的弦外之間,知道他的憤怒是針對他們的,就趕緊進行了有利于何露斯的最終裁決,判定:塞特立即歸還何露斯的眼睛,何露斯即任埃及國王,并封為太陽之神.

塞特被鎖上鐵鏈,帶到眾神面前,被迫承認了何露斯獨尊的帝王神權.一頂鑲著金太陽的王冠戴在何露斯頭上.面對母親欣慰的笑臉,面對整個大地的歡呼,何露斯莊嚴地登上王位.他把他的眼睛作為祭品獻給父親,他自己不用它們也能看見.塞特呢,他的結果是當了暴風雨之神,在天空中哭喊怒罵.陽光燦爛的時候,他是不敢出來的,因為那是太陽之神何露斯統轄的時間,只有在暴風雨的天氣,他才能狂呼亂喊,發泄胸中的悶氣,并趁機毀壞莊稼\樹林和生命.據說,直到現在,他還在干這些壞事呢.

lzAdmin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